昨夜雨疏
日期:2021-12-01  发布人:曹忠   作者:学生记者团 薛钦铖  来源:  浏览量:929 打印本文

成都入了雨季,阴雨颇多。淅淅沥沥的小雨夹杂着风声,我想起了易安。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”春雨绵绵难尽,如入骨之相思。易安居士惜春花之败落,不忍睹明朝海棠花谢,可惜即使海棠花下饮,明朝醒来依旧思,海棠花谢否?窃以为,相思亦如此。有的人口口声声说着,今日过后再不思君,事实上,翌日还是免不了陷入回忆。

“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”一念及此,想到了彼时男女。春去秋来,爱恨随缘。何苦一遍遍的反复呢?

昨夜雨疏,目光触及窗外,思及易安居士,想她前半生生活安定,后半生颠簸流离。看着窗外雨落,凉意袭来,打了个颤儿,自嘲的笑了笑。念及心心念念之人,余窃以为,难短无尽绵绵之相思。余不过一通俗者,虽书读的多了些,也难言一二相思之苦。

“独抱浓愁无好梦,夜阑尤剪灯花弄。”目睹窗外雨,思及窗内人。突然记起一首曾经吟诵数遍的诗,那一句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唯有相思无尽处。”春去,秋日不远矣,不知秋雨绵绵时,是否依旧相思无尽。唐寅有一句词,我觉得可以用来劝勉自己——“雨打梨花深闭门,忘了青春,误了青春。”可,唐寅亦难逃相思苦。语及“赏心乐事于谁论,花下销魂,月下销魂。”“晓看天色暮看云,行也思君,坐也思君。”瞧,如唐寅之才华横溢,亦难断相思。

暂不语这扰人之情长,渐无语随风声入眠。翌日清晨,踏朝露而出,林间小路,思绪纷飞。犹记曾经少年,在林间小路问一人:“我该追求什么?”那人回答:“人生在世,想要追求什么都无须顾忌,只要开始坚持到底就好。”那人那话,就是我至今难以放弃的原因。淡淡雨季,微微春风,我又笑了笑,怎么又想起那人了,不是说昨日过后便离思吗?笑了笑,终是未曾免俗。

元稹有句诗,是我一位故人常吟的,所以我记下来了,并且颇为喜欢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我想,这就是爱情。

又笑了笑自己,沿着小路走着,烟雨朦胧,别有一番滋味,只是微微有些百无聊赖,大概是身边少了点人吧。

核发:曹忠 点击数:929 收藏本页